网站导航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地方组织动态 > 泸州

对不起 ——泸州农工党员张禄均“援彝日记”之八

来源:张禄均  时间:2019/2/21 9:55:10  阅读次数:13

   

214是西方的情人节,尽管提倡不过洋节,但身在异乡的我,还是忍不住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对妻子说:对不起!

年前,等我把驻村工作告一段落,到家的日子已经离除夕夜很近很近了。妻子听闻回家的消息,带着小儿子一起等着。没见面的时候仿佛有很多话要说,真见了面,当看到健康成长的小儿子、偏瘫十年却精神饱满的母亲和疲惫的妻子时,千言万语竟变成简单的一句:我,回来了。

一家团圆的日子是幸福的,妻子问我这次休多久的假时,我说大年初七就要上班。分明看到她眼神中那种淡淡的失望,心不由得疼了一下。打算过年哪也不去,好好在家陪陪她们。大年初一照例去公墓看了爸爸,说了这一年来的经历,尤其是妻子在家的种种艰辛,希望能保佑家里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。

初三下午,午睡的我被一声呻吟吓醒,原来妈妈不小心跌倒了。赶紧去扶她起来,却发现她竟不能站起来。连忙扶到床上坐好,挽起表现出疼痛的那只脚的裤管,检查起来。经初步观察,应该没有什么大碍。但妈妈不能言语,一个劲儿的表示很痛很痛。后来实在是放不下心,找了个车子送到医院,背上她就去找医生检查。经过仔细观察,医生表示看不出有什么骨折或者肌肉组织损伤,心里顿时轻松下来。私下里,医生告诉我,可能是长期行动不便,摔跤导致产生恐惧心理,所以不敢行走,建议贴膏药从心里缓解一下。妻子牵挂妈妈的伤情,整个过程背着小儿子跑上跑下。

贴上膏药以后,一开始妈妈还是不敢走路,长期躺在床上。本来妻子照顾孩子和妈妈,还做家务就已经很辛苦了。如果妈妈卧床不起,不能自理,这怎么得了,那将是我们家灾难性的事件:毕竟只有我一个人工作,收入有限,要么请保姆,经济无法承受;要么不请保姆,妻子无法承受。我的援彝事业面临艰难抉择。

妻子看到我的焦虑,建议多跟妈妈沟通,重树信心。于是为了照顾妈妈,尽快恢复重新站起来行走的信心和能力。我搬到了妈妈房间另一张床上睡觉,以确保解决她半夜上厕所的问题。第一天晚上,妈妈心里负担很重,既怕拖累我们,也怕时日无多,整夜都没有好好睡觉。于是一宿一宿的给她聊天,打消她的顾虑。从初五开始,在我的搀扶下,她试着下地行走,每一步都是那样的艰难。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,初七那天,我本该回凉山州开展新一年的驻村工作。却因为她还不能自己放心走路,就决定多留两天。毕竟,我一走,妻子根本没有那份力气扶着她练习走路。我看出妈妈也很努力,居然初八就能自己慢慢挪动步子走路了。

驻村工作队三番五次催促到岗履职,妻子也看出了我的不放心,说:你去吧,家里有我呢。于是初十这天,我们几个江阳区一起驻村的,乘坐其中一个队友的私车,跨越将近八百公里,耗时十二个小时,连夜赶到了盐源。为了让她放心,一路发送实时定位,及时告知行程情况,到盐源后也是第一时间报平安。因为路况不是很好,每次来去她都是提心吊胆。要是不及时告知,她会担心得整晚整晚睡不着觉。

赶到乡里开了二月工作例会后,为了添置驻村物资,我又回到县城来。晚上,在视频聊天中看到她和儿子,我不觉心酸:为了响应脱贫攻坚,每个援彝干部的背后,都有默默奉献和付出的家人,这让我想起前不久熟知的一位援彝干部的妻子病重离世的悲剧,想起一位妻子剖腹产后三天就到岗的干部……这份对家人沉甸甸的负疚感让我们不敢在援彝工作中有丝毫懈怠。

是啊,过年回家,没有一天好好的陪陪她,却又要匆匆的赶回盐源开展工作,离家时分明看到她背地里的埋怨和不舍。皓月当空,想想远方的她,我默默的说:对不起……”


2019214日晚于盐源县城 张禄均

 


打印

网站地图| | 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| 日历信息| 天气预报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@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农工民主党四川省委员会 蜀ICP备11008872号-1 网站技术支持:明腾-西部商务网